香港六合彩白小姐图库

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
分类
公司介绍
新闻资讯
产品展示
技术支持
软件下载
联系网站
产品展示 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产品展示 > 列表  
产品展示

给我们买来小袜子什么的,每人一份,别提多高兴了

时间:2017-04-01 11:36
 
母亲的照片(一)
 
   就要过母亲节了,可是,七年前母亲已远走,同我们阴阳两隔,再也看不到她那慈祥的面容 ,听不
 
到她那和霭的声音了,母亲节唤起了我对娘亲深深的思念。
 
    我翻看着母亲的照片,轻轻的抚摸着,仔细端详着母亲的面容,一张又一张,尘封的记忆如洪水般
 
的冲破闸门,奔涌而出,一泻千里······
 
    这一张是母亲最早的照片。她穿着碎花带襟布衫儿,露出一点点白衬衣袖口,舒腿青裤子,脚穿一
 
双圆口白布鞋。那时的母亲很丰满,鹅蛋圆形的脸庞稍稍有些冷峻,可能是第一次照相有些拘谨,她双
 
手轻扶着依偎她腿上的小妹,我则站在父亲一边。那年我五岁。母亲的脸虽紧绷着,却丝毫没有掩盖她
 
的美丽! 听我舅妈说,母亲未嫁时,穿着浅干靠色旗袍,杨柳细腰,梳着一根大辩子,红绒绳辫根,
 
绿绒绳辫梢,往炕上一坐,辫子还在炕上余很长一截。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,长长的睫毛,高鼻梁,嘴
 
长的也好看,真是个美人呢。母亲出生在一个殷实的庄户人家。家里有车有马,还有土地。男耕女织,
 
日子还算富足。十九岁那年,经亲戚作媒,同父亲结了婚。那时,父亲家里非常贫困,爷爷在父亲十七
 
岁那年就已病故。家中只有奶奶带着三个未成年的孩子度日。房无一间,地无一垄,靠父亲作童工和奶
 
奶的娘家帮衬,艰难地维持,吃上顿没下顿。加之,日本鬼子入侵,匪患猖獗,百姓颠沛流离,难以生
 
存。母亲看到家中情景,奶奶身体不好,叔叔,姑姑还小,父亲在外打工,家中没有干活的劳力。心里
 
十分焦急,母亲在娘家没有过过这样的苦日子,可她没有报怨,而是挺起胸膛,走出家门,不顾新婚的
 
羞涩,卷起袖子,到有钱人家做零工,薅草拔苗,拣棉花,赚个几分几角,贴补家用。 然后,晚上给
 
人家纺线,一纺就是半夜,腰疼得坐不了炕,就站在地上纺,最后连胳膊都抬不起来了。这样,换来几
 
升米,勉强揭开锅了。在母亲的辛苦操持下,家境略有好转,日积月累,母亲攒下点钱,买了两亩薄地
 
,父亲辞别雇主,回家种地,加之叔叔也能干些活了,温饱问题解决了。外人都给母亲竖起大姆指,看
 
看,人家娶那媳妇,多能干,多亏了人家,把这个家料理起来了。
 
    母亲在婚后第二年生下一个男孩,在坐月子十八天的夜里,村子里人慌马乱,孩子哭,老婆叫,有
 
人大喊:“来胡子了,快跑哇!”那年头谁不怕胡子呀,母亲慌忙包起孩子,一家人慌不择路从很宽的
 
河里趟水过去,逃到对面的亲戚家,那时天很冷,河水刺骨凉,结果,孩子受了风寒,夭折了,母亲也
 
落下了月子病。此后,怀孕就流产。迷信的人说,你家房子不立子,挪挪窝吧。父母就这家那家借房住
 
,母亲药没少吃,家没少搬,可是七﹑八年了还是没有小孩,后来叔叔结了婚,婶婶第二年生了我大姐
 
。次年母亲生了我,全家人乐的不得了,叔叔早上起来不顾抱抱大姐,先从被窝里抱起我,不叫名字,
 
今个儿猫啊,明个儿狗的,父母当然如获至宝了。后来,婶婶生了三妹,我又有了一个妹妹。
 
    从我记事起,总不见母亲在家里呆着,春种秋收,冬天还要打柴。只有奶奶带我们姐儿四个在家,
 
母亲像个打头的,领着叔叔婶婶下地,因为那时父亲在区上工作。我们家里十口人,住在土改后分的一
 
间屋子里,和别人家住对面屋,共用一个厨房,我们一间房是南北炕,南炕中间放一口炕柜,奶奶住炕
 
头,我们四口人住炕梢,叔叔四口人住半截北炕,剩下一块地方,放些粮食和杂物。晚上各自撂下幔帐
 
,分开为两家,那时日子虽然很穷,但是很和睦。我奶奶有四个哥哥,只这一个妹妹,加之年轻守寡,
 
非常不易,娘家拿奶奶很为重,老姑奶奶嘛,奶奶在家有时不顺心发脾气了,母亲总是笑脸相迎,不管
 
对错,从不理论。特别是妯俚俩一连生了四个孙女,奶奶经常表示不悦。表叔们故意开玩笑逗奶奶:“
 
老姑,您行啊,孙女够坐一桌了”。奶奶把烟袋锅使劲往炕沿上一磕,生气地说:“你再说,我刨你们
 
!哈哈,表叔们吓得望风而逃,母亲和婶婶只能偷偷地相视一笑了之。母亲和婶婶处得也非常好,从不
 
为干活多少,东西多少,计较过。小时候最盼过年,姐儿四个都能穿上新衣服,父亲放假回家,给奶奶
 
买来糕点,干果,给我们买来小袜子什么的,每人一份,别提多高兴了。奶奶的东西舍不得吃,装在小
 
筐里,挂在屋顶檩子上,我们姐儿四个的小眼睛天天往上瞟,奶奶就抓一把花生﹑栗子什么的,往炕上
 
一撒,直到奶奶把筐摘下来,让我们看看筐底,才算罢休。那个情景是我童年最美好的记忆。母亲总是
吃亏让人。五岁时我们随父亲搬到城里去住,走时只带铺盖和一口锅,家里的一应家具,房产都留给了
 
叔叔,有时年节还给他们些贴补。叔叔小时候,家里穷,借住的房子,四面露风,落下了气管炎的毛病
 
。晚年时,叔叔辞去大队副书记的职务。这样,每年正月初几儿。都来我家住上一个月,我们几家小辈
 
的都汇拢在一起团聚,叔叔特别好,总是笑呵呵的。走时,母亲还给买身新衣服。我和妹妹结婚时,家
 
有几百块钱外债,因小妹看病做手术欠下的,母亲无奈,什么都没有陪送。叔叔家的孩子结婚时,父母
 
竟给买了手表,并把家里的木头票都给买了木头,用来打家具,花了七﹑八百元。我们开玩笑地说:您
 
女儿结婚时,您都什么也没有陪送,侄儿节婚,您却倾其所有,谁是您生的?母亲说:“别跟他们比,
 
你们不还挣工资吗?”
 
    母亲和 姑姑也特别好,姑父六十几岁就去世了。母亲怕姑姑寂寞,总打电话让姑姑来家里住上几
 
天,老姐俩那个亲近,不像姑嫂,倒像姐妹。有时我和妹妹给她和父亲买的东西,她舍不得吃,给老姑
 
留着或者送去。
 
上一篇:你妈我们俩个,没有给你们攒下什么家底 下一篇:还有病;弟弟不是还小吗?
 
 

Copyright © 2011  长沙汽车腊麽妲股份有限公司|香港六合彩白小姐图库  版权所有. All Rights Reserved.